top of page

被“逼上梁山”的数学辅导老师的自述


本文作者田鹏老师,曾任教于中国人大附中,现任教于美国普林斯顿数理高中


我现在在美国给一些学生课外补习数学,其实是无心插柳。整件事情的起点是,我不得不自己动手给我儿子补数学。


我儿子三岁来美国,五岁入学当地的Charter School。Charter School 是以它的学术水平闻名当地的,在整个州里都能有一席之地。我当时很高兴,可一年之后我就意识到我得自己动手了。


我儿子五岁入学的时候已经会基本的加减运算了,可是一年之后当他要进一年级的时候,我发现他做加法竟然还要查表,说老师让这么做的。他做8+7竟然是拿着1-100的表格,先找到8,再往后数7,然后找到答案15。


我不否认老师的做法对孩子理解什么是加法是有用的,但是加法不能一直靠查表,这样是永远学不会的。我花了几天功夫,教给孩子几种做加减法的方法,什么凑十法,破十法,都是一些学过中国数学的人耳熟能详的东西。孩子很快掌握了,一个月后就能在五分钟内完成几十道20以内加减的问题,再也不需要查表解决问题了。


这时我才意识到孩子不是学不会,一年来学校其实没有教给孩子正确的方法。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我手把手地教孩子如何学习数学。


一晃4年过去了,孩子已经用这四年的时间完成了在学校8年也完成不了的学习任务。在学校,数学已经成为他信手拈来的学科,无论学校什么样的考试,他都可以在短时间内完成,并能取得高分。我已经完全抛弃了学校的教学大纲,凭借经验选择了适合他的教材,一步步指导他不断强化他的数学基础,建立他自己的数学学习体系。


也正是从几年前开始,朋友了解到这些信息之后,就让我也辅导他们的孩子。我辅导的孩子大多都是认识的朋友的孩子,都是对学校数学教育颇有微词的家长,但又苦于自己没有时间,没有相应的数学知识等等的原因。我的学生并不是天才学生,但几年下来他们每一个人回到自己的教室都具有惊艳众人的数学能力。这并不是我的教学水平多高,而是我坚信这些基础数学每个孩子都能掌握,关键是要教给孩子这些,让他们有机会接触这些。


可学校呢?多年来,学校基础数学的标准越调越低,本着一个都不落下的精神,导致一个都不能学会。如果标准倾向于最低的孩子,那其他孩子怎么办?所有孩子三四年级都还在学校折腾加加减减,这样的标准培养出来的孩子怎么适应高中的学习?


我是教高中数学和物理的,学生有中国的,有美国本地的。我们招收的美国本地学生绝对是高于当地平均水平的,但在物理课上的表现大多都非常挣扎,很多基础的单位换算,矢量计算等在数学课堂上应该解决的问题,到了物理课上竟然能难住不少学生。数学影响的也不仅是物理。学编程看不懂逻辑,学经济看不懂模型……数学不好,其他很多学科都寸步难行。


有些人还会煞有其事的追问,都有计算器了,为什么还要学那么多数学?能问出这个问题的人一定不懂数学。


数学不是加加减减而已,里面涉及到对孩子逻辑能力、思维能力的培养是全方面的。一个孩子学好了数学,相当于掌握了一把认识世界的万能钥匙,在他未来的学习工作中,他会一次又一次地使用这把钥匙,甚至频繁到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在使用这把钥匙。


学校学生这些年来基础越来越差,这跟几十年前美国对数学的认知错误有莫大关系。那时候部分人认为普通民众学那么多数学没有用,因此媒体一直宣扬数学无用论。本来学习数学就是一件相当难的事情,民众自然而然就把数学弃置一旁。即便现在很多有志之士认识到这些问题,努力想改变现状,但也只是杯水车薪。上一代数学差就导致下一代的数学更差,因为那些数学老师都未必搞得明白这些数学概念。


不管是在加拿大还是美国,总有人还在推动数学标准的进一步降低。是哪些人在推动,大家都心知肚明。既然智商上拼不过亚裔华裔,就把标准拉低,让你的优势体现不出来。如果我们作为华裔家长还在为孩子学校数学成绩次次满分而沾沾自喜,那么我们要警惕了:是什么样的标准让孩子次次得满分?孩子是在做什么样的题目得了满分?这些标准是不是能支持孩子未来高中、大学的学习?

Xiaotong Dan

3 min read

May 31

5

0

bottom of page